欢迎来到温岭环保行业门户网站

较好穿越异世当妖孽第四百三十五章折腾

发布 / 2020年09月18日 07:09

来自 / 温岭环保行业门户网站

穿越异世当妖孽 第四百三十五章 折腾

当初应该看着花倾世去死,就没现在这些烦人的事了,可惜苏清影的良知不允许他这么做。

现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其实对花倾世这种疯子――没用。

花倾世慵懒地往软垫上一靠道:“嗯,你对我不错。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你,整天想着怎么和你在一起,爱你。”

苏清影嘴角一抽,心想:我特么谢谢你的――爱。

接着花倾世又说:“你放心,我不会炼你的魂,让你饱受炼狱之苦。因为我舍不得你受苦。”

苏清影无语了。他是不是该庆幸,花倾世没打算施加什么酷刑在他身上?这就算他给的天大恩德了?

花倾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苏清影心中打了一个寒颤,表面却还是装作镇定道:“花倾世,强扭的瓜不甜。”

花倾世点头道:“我知道,但从你离开后,我却又知道一件事情。哪怕是个苦瓜,那也好过没瓜。”

放走苏清影,花倾世着手大力整治朝堂,忙过了一段时间。但是闲下来,花倾世就会觉得心口被人挖了一大块。

而这一大块就是苏清影。

最终他后悔了。后悔放走了苏清影。

这就是为什么,即便他是女人身体,还整天缠着苏清影的原因。

和苏清影在一起,不管他是什么状态,至少不会那么难过。

苏清影抚额,这真是一件让人无奈又忧伤的事。

这时小蝴蝶从蛟龙珠中透出来,对花倾世一举大拇指道:“花倾世好样的,你做事就是让人觉得痛快。”

花倾世冷哼了一声,一脸不屑。

倾凝不喜欢小蝴蝶,花倾世同样看不顺眼她。

原因相同,小蝴蝶占了苏清影过去这具好看的狐妖身体。

小蝴蝶看花倾世并不买账,有些不爽,干脆又回了蛟龙珠。

这次她就看花倾世折腾了。

她折腾不了苏清影,只能让花倾世折腾。

花倾世是狠人。也是能人。

他顶着女人的身体,能让苏清影天天抱着睡。

变成男人……自然是抱着苏清影睡。

小蝴蝶羡慕嫉妒花倾世,自己怎么就没有花倾世的那种能力?

按说她做的也不少,可偏偏苏清影买账的只有花倾世。

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小蝴蝶盘腿坐着反思。

银璜无限同情地看着那水幕。说了一句:“苏清影这都是遇上什么人啊?恩将仇报。”

倾凝淡然道:“他们两个不是恩仇那么简单的事情。”

是情仇。

苏清影现在真是恨不得掐死这可恶的花倾世。

想想真是不甘心看花倾世得意,便道:“好啊,你随便,就算在你手上,我也不会爱你。永远不爱。”

花倾世皮笑r不笑地道:“爱这东西我早就看透了。爱或不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拥有!”

接着,花倾世拍了两记掌。

一行美女低头轻轻走进来,在阶下站好。

花倾世扫了一眼,指着一个胸最大的道:“就她吧!”

这些美女都是一等的长相,差不多,只是身材上略有不同而已。

这是把供苏清影夺舍的人选都备下了。

苏清影嘴角一抽,道:“嗯,眼光不差。不过,花倾世。我真是恨死你了。”

花倾世淡淡地道:“我死了,也要拉你殉葬。”

花倾世无聊啊,把后事都想好了。

苏清影有一种想用脚踩死他的冲动。

转头,见那些女子还跪在阶下,便道:“你们先下去吧。”

结果苏清影说了不算,人家不理。这里不是煌侯府,而是花倾世的地盘。

花倾世摆手。

那些女子鱼贯而出。

一时半刻,花倾世肯定不会马上让苏清影夺舍,他需要先把苏清影弄晕才好抽离魂魄。

要如何弄晕现在的苏清影,似乎有点难度。刚刚仓促。他没有准备好。

苏清影上前两步,到了床边,看着花倾世说道:“花倾世,我要跟你聊聊。”

说着。举起拳头一下揍在花倾世的脸上。

顿时,花倾世的脸被打肿。

苏清影这不是用嘴巴聊,而是用拳头聊。

苏清影早就看花倾世不顺眼了,也早就想揍他了。之前花倾世顶个女人身体,他下不了手,现在面对他这副人妖相。苏清影没有下不了手的道理。

花倾世先是被苏清影打懵了。他精神力恢复的还好,但也没有以前好。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没想到苏清影会动手打他。所以没防备苏清影会打他。

而且还是打他的脸。

这还了得?

花倾世反应过来,第一件事便是从床上窜起,抬腿给了苏清影一脚。

两个都是男人身体,没有谁会对谁下不了手。

苏清影挨他一脚,却没有被踢飞,不过是退了几步。

他稳住身形,然后身子向前,将花倾世扑倒在床上,接着,他又抡圆了给花倾世一拳。

打得花倾世嘴角流血。

很久很久以前,苏清影就想好好揍花倾世一顿了。这个自恋狠毒霸道的皇子,是被女皇养歪了。

养歪了也就算了,但是他苏清影却身受其害。

他必须替女皇教育一下花倾世。

不打花倾世,苏清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那么多年在他这里吃的苦头。

花倾世被苏清影按在下面,自然不会束手待毙,一掌劈在苏清影的腰侧。

那里是软肋所在,苏清影痛得一咧嘴。

妈蛋,这花倾世的力气不小啊。

苏清影再接再厉抡圆了还想给花倾世面门一拳,花倾世抬脚蹬到他的小腹,将他蹬得滚了出去。

花倾世迅速爬起身,一下扑到苏清影身上。

苏清影将手一挥,将他掀了下去。

两个修道强者,在这个寝殿如同凡人莽汉厮打在一处。

易璃听得寝殿内有桌椅翻倒,瓷器摔碎的声音,连忙跑进来一看。

就见他的陛下和煌侯正毫无形象地在地上厮打翻滚。

他惊得下巴掉到了地上。

他知道煌侯那魂魄是过去皇后的魂魄。

不过现在……

谁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他是应该管,还是应该袖手旁观?

人家两口子打架,他这个外人搀和真的好吗?

花倾世和苏清影在地上翻滚,一会儿花倾世在上面。一会儿苏清影在上面。

苏清影那大拳头,一点不留情地招呼在花倾世身上,其实重点是在脸上。他早就看这张脸不顺眼了。

男人长那么美是有病。

他必须给花倾世治治病。

花倾世却不是那么有目标,逮到哪儿打哪儿。

有机会还要踹几脚。

花倾世从小到大也没被人这么打过,苏清影敢打他?这是活腻了?

两个人打得毫无形象可言。实在不成体统。

易璃上前想要拉开二人,结果这两人正打得兴起,突然有人c手,顿时不干了,一起冲着易璃招呼。

易璃身上同时挨了几拳几脚。

一个近神强者,居然被两个毫无形象厮打的家伙打了。

易璃觉得面子里子都挂不住了,起身拂袖而去。

没人打扰,苏清影和花倾世继续厮打。

皇宫中,连易璃都管不了这场架,其他人更是不敢管。

那些宫人连门旁都不敢站。

开玩笑。事后陛下若是发现有谁看了他打架,还不将她们弄死?

珍爱生命,远离寝殿。

打了不知多久,终于厌烦了,或者累了,两个人躺在地上,一身狼狈不堪地呼呼喘气。

过了好半天,花倾世终于缓过气来,伸手摸了摸脸,疼得厉害。

不用照镜子也能知道不会好看。

再看苏清影。全身带伤,脸也青紫发肿,本来就不好看,现在这样倒有些狰狞了。

花倾世想了想。觉得自己最近还是不要照镜子,否则他会有把苏清影撕了的冲动。

花倾世看了一眼躺在不远处的苏清影说道:“没想到,苏清影,你还是挺有血性的。”

苏清影冷哼一声说道:“呸,老子是男人,有血性很正常。不像有些人,整个儿一个伪娘。”

花倾世没听懂“伪娘”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苏清影在说他,而这话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不过,架都打了,他还能计较两句话?

半晌,花倾世叹了口气道:“真是拿你没辙啊!我只是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而已,怎么那么难?”

苏清影冷道:“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你啊。”花倾世说话直截了当。

苏清影非常鄙夷地转头看着他,他现在头发松散,身上的衣服破烂,仿佛一个乞丐。

不过他神色中的鄙夷却是完完全全的显露出来,花倾世也看得明白。

不知道为什么,花倾世突然心头一虚。

苏清影呵呵地冷笑道:“你喜欢把人当东西据为己有。你喜欢,你收藏。你这样不是喜欢谁,你只是喜欢你自己,还要把喜欢的人或东西收拢在身边来满足你的好心情。”

花倾世垂眸仔细想想,似乎苏清影说得有道理。

苏清影又说道:“你这种人,根本不配谈感情,因为你不知道感情为何物。”

说罢,苏清影缓缓起身,顿时全身都疼,他微微皱眉。不过,他还是站起了身。

总是赖在地上,也不是个事。

头发乱七八糟,全身破破烂烂都顾不上,他看着花倾世厌烦,想要一走了之。

眼不见心不烦。

花倾世见他要走,连忙起身,身体的痛感没让他皱一下眉。

说句实话,这点皮r伤,比起他修炼魂系的痛苦,简直是不痛不痒。

相比苏清影,他更耐得住痛。

“等一下。”花倾世站起身说道周末三天入账3560万美元位居票房榜亚军。cinemascore评级为B+,烂番茄站给予71%的好评。。

苏清影一脸y郁地转头看向花倾世道:“怎么?你是不是准备以后天天都和我打架?”

如果花倾世敢把他在变成女人,说不得他就得天天拳头伺候花倾世了。

他就不信花倾世还能天天绑着他的手。

花倾世不假思索地道:“我不仅可以抽离你的魂魄,还可以抽走你的记忆。”

没了记忆的苏清影肯定不会反抗他。

够狠毒的。

苏清影目光一沉道:“好主意,不过我问你,那还是不是我?那和别人的魂魄有何不同?”

人之所以不同,便是记忆不同,没有记忆,那人便也和其他人没区别了。

没有记忆就相当于一张白纸,而有记忆就如同随机产生的一幅画。

白纸都是相同的,但画却是独一无二的。

花倾世无语。

他不过是想再任性一次,把苏清影永远留在身边。但是,似乎这次已经不容他任性了。

没了记忆的苏清影,对他而言的确毫无吸引力。

花倾世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先沐浴更衣,我还有话和你说。”

苏清影一脸疑惑和不愿意,花倾世只得补充一句:“跟神术有关。”

苏清影瞥眼看他神色,不像又有什么鬼主意的样子,便点头。

脸,他看不见,但看花倾世的脸就知道自己如何了,再加上身上的衣服被厮打得破烂,出去也是没办法见人的。

沐浴更衣虽然掩盖不了脸上的伤,但身上应该会好些。

于是,花倾世把女官叫进来,让她安排沐浴。

女官头都不敢抬,连忙退下去安排,很快便有宫人前来,引着苏清影去沐浴。

过去,花倾世挺享受和女版苏清影沐浴的,现在嘛,两看两相厌。所以各洗各的。

小蝴蝶在蛟龙珠中看了半晌,啧啧道:“花倾世的忍耐力真好,这样都没把苏清影给撕了。”

银璜汗颜,心想:两个都有病。

女官安排的药浴。身上有伤,简单的沐浴肯定效果不好。

苏清影沐浴完更衣,他储物戒指中有衣服,便没用宫中提供的。

苏清影一切妥当,女官把他带到了花倾世的静室门口。

静室门没关,似乎是特意等着人。

花倾世坐在里面一个桌案后,拿着一个铜简正在看着。

和神术的铜简很像。

但不是神术,只是普通的铜简。

一根一根带着铜锈的条形铜片,上面凸显着一排排的字符,那些字符与铜片浑然一体。是浇铸上去的。铜片之间有铜扣将它们连在一起形成了一卷铜简。

一看就知道是年代久远的古董。

古代的书简,用金属雕刻才能保存持久。

苏清影走过去,花倾世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椅子道:“坐,我回来后查阅藏书,有些发现。”未完待续。


鞍山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安络化纤丸和复方鳖甲软肝片成分有什么区别
血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