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温岭环保行业门户网站

较好陨圣记第七章生祭

发布 / 2020年09月18日 07:09

来自 / 温岭环保行业门户网站

陨圣记 第七章 生祭

一处不显眼的山坳中就是镇子上的祭坛,经过昨天的清理祭坛显得干净许多,但是角落还是残留有杂乱的荒草,地面是一个巨大的九宫八卦,上面布满符文,暗红色的地面显得触目惊心令人感觉是置身恐怖的地狱。祭坛的供桌上摆放猪牛羊三牲还有各类供果。diǎn燃的香是高三尺的上等檀香,锣鼓唢呐吹拉弹唱一应俱全。镇长高朝大人跪在蒲团行三跪九叩的大礼,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这是满脸肃穆,整个祭祀的过程透露出一股神秘的色彩。

没有神灵排位,没有祈愿的文书,所有的人仿佛是默不作声的哑巴。随着时间的推移,本来十分安静的祭坛开始轰隆作响,地上的符文呈现妖异的红色,仿佛是有鲜血从地底涌上来,还有股腥臭愈演愈烈。年轻些的镇民脸色剧变,就像是见到十分恐怖的景象,几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和高朝显得从容不怕。

乐器演奏出的一首悲壮而凄凉的乐曲,翻阅无数书籍的水生比如说也没有听出来这是哪一首曲子。乐曲散发令人惊悚的声调,一曲终了,所有人都如释负重,尤其是几个乐师更是大汗淋漓,精气神都少了几分。倦意写满了他们的脸庞。

“礼成。”高朝听的曲子终了大喊一声。水生就被一股莫名的吸力直接吸入了迷雾中。仪式完成后,高朝和几位老人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下年的丰收指日可待,又为镇子上的人带来了丰收的一年。“都回去吧。”高朝吩咐镇民道。

听了这话后众人如蒙大赦,争先恐后的逃离这个充满恐怖的祭坛。最后几位行动缓慢的老人也离开了祭坛。镇长大人脸色顿时变得狰狞无比,九宫八卦顿时变唤成一个奇特的阵型,浓烈的血腥味从地理冒出来,紧接着则是浓稠的血水溢满了整座祭坛。处于中央的高朝脸色发红,头dǐng青烟不断,华丽的衣服已经被血红色的道袍所取代。口中念念有词,血水喷涌而起化为无数道血箭钻入迷雾中。

做完这一切的高朝放声大笑:“哈哈,哈哈。”狂笑过后所有的景象又恢复刚才模样就像没有发生过。背着手的镇长大人心情愉悦的哼着xiǎo曲度着步子慢慢的往镇子走回去。

迷雾中的水生不变方向,索性无所顾忌的随处走动。大雾正如喜儿所説十步之外不见景物。天地间除了白色的雾气再也找不到别的景物。冥冥中好似被人指引般朝着东方走去,迷雾的尽头是一个乌漆墨黑的山洞,洞口极大,里面不时有腥臭味出来,里面的岩石圆润光滑,没有几百年的时间打磨是无法将岩石磨平尖锐的棱角。洞内的深处传来一丝丝的微弱妖气。无所顾忌的水生迈开步伐走进洞内,刚入洞十丈发现洞内有荧光石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将洞内的黑暗驱除。

越往里面走,山洞就越大,走到山洞的尽头豁然开朗,明媚的阳光照耀整片大地,百花绽放,翠草青绿。这是一处极为美丽的盆地,可惜美中不足的是有一大滩血迹将祥和的景象给破坏。喜儿见了水生高兴的跑过来道:“先生,您怎么被绑的像个粽子?”

水生笑道:“没办法,形势所迫。帮我讲这捆仙绳给解开。”

“您都不会解开我就更不行了。况且这是仙家的宝贝,轻易是解不开的。”喜儿一听这是捆仙绳犯愁道。

水生道:“怪我没説清楚这绳子是西贝货,以你的实力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解开。”

“真的吗?我来试试。”雀雀欲试的喜儿用力一扯就将伪捆仙绳给扯断。

看着断成两截的捆仙水生摇头道:“败家呀,这绳子虽然威力一般炼制起来也十分的繁琐。看来下次不能让你用蛮力。”

“先生!”喜儿撒娇地道。

水生笑道:“先生跟你开玩笑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蟒蛇问道:“就是这妖怪?”

喜儿看着蟒蛇的尸体説道:“它就是个不识抬举的家伙,头上都长角了,再过个百来年就能蜕皮化蛟,可惜了它几百年的修为。”

水生蹲下来查看了蟒蛇精的残破的身体道:“喜儿,下次出手别太狠了,本来能将蛇皮取出来做一件上好的蟒袍甲,看了这些伤口后这蟒蛇对我们而言基本没用了。”蟒蛇的皮被利刃划的体无完肤,猩红的蛇肉散发出无比的烈臭。

喜儿羞涩地道:“先生不带你这样损喜儿的。”

“本来以为找到妖精后将这次本给赚回来,这下可是血本无归了。不仅要为镇民解毒,还连累你我一天没有休息好。”水生从怀里取出一个袋子将蟒蛇妖给装入袋中。长约五丈,水桶粗的近千年的蟒蛇妖消失在原地。

喜儿惊奇地看着水生手中的xiǎoxiǎo锦囊袋子。见上锦囊是用金丝编制,上有阴阳八卦,龙符凤篆仙家气息显露无遗。

“这是须弥袋,用的是天蚕丝和仙金线丝织造经过桃树老人莫大的法力灌注而成,内有无线空间可容纳万物。”水生解释道。

喜儿羡慕地道:“这可真是个好宝贝。”

水生便将须弥袋交代在喜儿的手里道:“以后就交由你保管。你要保管好它里面是烂桃山的所有家当。”

喜儿赶忙推辞道;“不可,不可。这是老祖送给你的我不敢要。”

水生道:“你以后可是我的丫头,难道説要让先生给你打diǎn一切不成。你还不了解人间,这人间的富贵人是不屑于随身携带任何东西,比如看上好东西自有随身的丫鬟、贴身的xiǎo厮帮着付钱提东西。董了吧?”

“哦先生是不是我拿着须弥袋后,就是你买东西我付钱,你吃东西我付钱,你要从袋子里面那东西也是要经过我了?”喜儿问道。

水生想了想diǎndiǎn头説道:“没错,以后你就是我的管家兼账房先生兼丫鬟。”

“可是我不会用它。”喜儿道。

水生笑道:“这个简单一教便会,你将自己的妖力注入袋中后,这须弥袋就会和你心意相通,你想要从里面取出任何东西只要在脑袋中默念一遍自然就会出来。”

按照水生的提示,喜儿将意识伸入了须弥袋中,里面的空间果然广袤,堆积无数的书籍,还有许许多多的各类珍宝不胜枚举。那条蟒蛇则被丢弃在角落里面。退出须弥袋后喜儿乐滋滋地道:“多谢先生赏赐。”

水生摆摆手道:“你我不需要客气,这里不能久留咱们边走边説将你这一晚发生的情况説给我听听。”

昨天水生吩咐喜儿半夜的时候等到雾起就去祭坛查看情况,果不其然等到半夜祭坛前面的迷雾散开,寻着方向的喜儿悄然潜入山洞内查看查看情况,正巧撞见蟒蛇精召见镇长高朝询问他祭品找到没有,当高朝説祭品已经找到可是又且不用登记有人质问説着是妖物作祟,蟒蛇精听后也不生气丢给高朝一个丹药和一条绳索。告诉高朝绳子的使用发方法,获得丹药和绳子的高朝立马将丹药吞下去。磕头后就退出了山洞返回镇子上去。高朝前脚刚走浓雾就汇聚过来。喜儿则化为一只麻雀悄然地躲在洞内。

第二天蟒蛇精开始作法将水生吸引进来后,微弱的妖法惊动了喜儿,顺着妖气寻找到毫无戒备的蟒蛇精劝説它放弃伤害人类潜心修行。可惜的是冥顽不灵的蟒蛇精见喜儿是个毫无法力波动,以为是个普通凡人。杀心大起准备直接将喜儿给吞噬肚子。可惜的蟒蛇精错误的低估了对手的实力,化为本体的喜儿吓的蟒蛇精倒地求饶,最后还是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

水生笑道:“你这是扮猪吃老虎,境界的压制和种族之间的克制都令那蟒蛇精不敢反手,你们妖界以实力为尊。今日它死的不冤枉。”

喜儿道:“这样不好吗?我妖族自古便是如此,不是一样延续千万年之久。您看看那人间的王朝少则十几年多则三四百年就灭亡了。”

水生解释道:“妖族就如同一个金字塔,血脉越纯正物种越古老就处于金字塔的dǐng端,而处于金字塔低端的则是血脉稀少,血统混乱,它们永远也不可能突破金字塔的束缚站立在dǐng端。而人类则不同,恰逢乱世之际,无数英雄纷纷冒出来,有些皇帝起与行伍之间,而更多的则是来自人间最底层,有了他们的加入人间帝王的血脉不在单调。更多更为强大的力量浇筑进来使得人类在三界之内的地位愈发的变得重要。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就是对人间血脉的最大嘲讽。所以人间看中不是血脉,而是自身的天赋。妖族就算天赋再高也不可能忤逆血脉比自己纯正出生比自己高贵的妖。仙人喜欢将妖族高贵者收服为自己所用,隐隐中控制了妖族。日后你万不可受制于血脉和等级的压制。”

“受教了。”喜儿坚毅的diǎndiǎn头道。

两人回到镇子上后,不少人已经开始上吐下泻,更有甚者昏迷不醒。周大郎将像是个无头的苍蝇乱撞,昨夜去到海棠镇接儿子,丈母娘説外孙生病了,吓得他连夜就将儿子带了回来,回到家的时候水生已经被镇长给带走。儿子的病情比昨夜更加严重,脑袋上不断冒虚汗,身体逐渐变的冰冷。

镇子上的大夫忙的焦头烂额,针灸猛药都下去了病人就是不见好,医馆是人满为患,更多的只好选择在家中。

见到水生回来,大郎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噗通跪在地上道:“公子,你要救救我的儿子。昨夜到现在他都昏迷不醒。”里屋的翠兰听见了丈夫的话拉开门也跟着跪下哭泣地道:“恩人,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可一定要救救他呀。”

水生扶起两人道:“放心,我自然会救你儿子,你先去烧diǎn热水。在要就是从水井里面提些清水上来。”

大郎有些迟疑地道:“公子您不是説水里已经被下毒为何还要用?”

水生笑道:“昨天已经将井水解毒,经过一晚的的过滤想来水已经可以放心饮用。我先去看看你儿子病的如何?”

大郎吩咐媳妇去烧水,带着水生往自己屋中走去,来到房间内看见儿子不停的打摆子,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充满整个房间。孩子的手臂上开始出现尸斑。看明情况水生叫喜儿从须弥袋中取出一盒银针,在孩子手臂的尸斑处将尸毒放放出,有叫喜儿那拿来解尸丹给xiǎo孩子服下。用热水将孩子的身体擦拭干净,又将孩子放入冷水中,取来盐水倒入后,孩子的尸毒也完全被释放出来。含有尸毒的水臭味浓烈无比。

做完这一切孩子头山的虚汗已经不出,脸色也变得红润无比。周大郎见儿子的病情已经稳定住,赶紧过来感谢水生。

大门砰砰地作响,听得门外有喊道:“将周家团团围住莫让那生祭之人给跑掉。”


软肝需要全疗程用药吗
小孩拉肚子怎么回事
宝宝腹部胀气怎么办